,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世说心语 >> 做一个把握根的中国人

做一个把握根的中国人

2018-03-27 16:52:09 来源: 中国新闻杂志社网欢迎您

                   在“乌以风先生纪念座谈会”上的发言
作者:高 琳
    

    应邀来参加“乌以风先生纪念座谈会”,我想发表几点感想,作为对恩师乌以风先生的纪念。
    一、一个强烈的闪光点
    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一个最好的时空点、一个强烈的闪光点。
    1、最好的历史时期——大力弘扬传统文化的大好时期。改革开放以来,党的春风吹拂祖国大地,中国传统文化的气息洋溢在神州处处,传统文化的氛围越来越浓。我所在的江苏昆山有“国学中心”成立,有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在安徽潜山创办了台湾范苑声先生和大陆乌以风先生纪念馆,又分别举行了范苑声、乌以风二位先贤“纪念座谈会”。
    2、最美的月份——人间四月天。在这个月举办纪念会,是对先人最好的缅怀。乌先生是儒学宗师、往圣前贤,对他的缅怀说明大家肩负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的重大使命。
    3、最好的节气——清明节。清明节是中国古代“敬天法祖”的好节气,这是历史的传统,也是文化的传承。我们将集体为乌以风先生扫墓,表达我们传承他的精神和思想的诚意。
    4、最好的地点——在雄奇灵秀的天柱山,在历史文化厚重、人文精神浓郁的野寨中学。在往圣先贤开拓的风景区和校园中开会,是一种历史的兴会。
这几个时间、空间、传统、人文因素,汇成了神圣的时空点。上天将弘扬传统文化的使命安排在此,将理性之光射向于此,将传承乌老学术思想的机缘赐给各位,这又就形成了一个强烈的闪光点!
    二、一朵圣洁的花
    中国传统文化或者说国学,也就是梁漱溟先生所说的“东方学术思想”,也是马一浮、乌以风等先生们说的“六艺”、理学思想、太极图说等理论建构。马一浮先生是公认的“一代儒宗”,是周恩来总理公开向外国元首称赞的“中国通儒”。但在特殊历史时期,马、梁、乌都遭到了迫害,他们只能在民间研究,他们的学术研究潜伏了几十年。现在文化的春天终于来了,他们创立的新儒学之花含苞待放,将迎接万紫千红的文化春天,这朵圣洁的国学之花将开在美丽的天柱山下,将开在历史悠久的古皖大地!
    三、一个丰硕的成果
    人文始祖伏羲和炎帝、黄帝以及更早的古初时代的盘古、女娲,都属于上古时代以及归属于九天玄女的昆仑文化。现在已到了回归的时代,但这不是简单的复古,而是一头抓住上古文化,一头抓住现代科学,推陈出新,古今相融,中西结合,以中为本,以西为用,走科学发展之路。
    我在传承梁漱溟东方学术心理观又传承乌以风的学理,把儒道佛三家与现代心理学、脑科学结合起来,又把上古文化的河图洛书源头文化与理学的太极图说相结合,形成以东方学术思想心理观为核心的体系,出版《梁漱溟东方学术思想研究》,将这本书定为“中青年学习国学的入门书”,可谓一个丰硕的成果。
    四、一条深深的根
    马一浮、梁漱溟、乌以风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正脉,也是东方学术思想的学脉,更是现代新儒学思想的主脉,这个脉也就是连着完整的中华文化体系的根和藤,这个根就是中华龙文化的源头——上古昆仑文化,这个藤就是马、梁、乌三位国学大师的学术研究成果。适逢文化春天,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派别如“井喷”似的冒出来,但是“正脉”“学脉”“主脉”就如一条藤,这条藤又连着上古昆仑文化这个根,沿着这条藤,就能进入国学的殿堂,进入完整的中华文化体系的宫殿,进而登堂入室,做到孔子所说的“下学上达”,做到梁漱溟所说的“彻悟生命,心通宇宙”。
    我目前做的学术研究,就是我在向人们展示我的心路之程。我二十六岁向乌以风先生学习宋明理学太极图说哲论,在三十多岁学习佛学,在四十岁时向梁漱溟先生学习东方学术思想,在五十多岁学习上古昆仑文化,在六十多岁时学习道家思想,不知不觉走上了学术传承之路。梁漱溟先生弟子田慕周先生和苏州大学段天煜教授将我的文章推荐给台湾陈立夫先生,陈先生时为台湾孔孟学会领导人,他非常赞扬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特地送我两幅墨宝“梁漱溟东方学术思想研究”“德常有邻”,给了我无比的信心。我的研究文章,也在日本《国际教育》、印度《人的价值》、北京《人文科学》《发现》等公开发表。
由于深深地连着上古文化的根,沿着马、梁、乌这条藤,就可以开出灿烂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成果,我必须强调说明这是一条深深的根!
    五、我对野寨中学的希望
    野寨中学富有浓厚的历史人文精神气息,这在全国都是极少见的。我希望它成为人文精神发扬得最好的一所全国著名的特色中学,最大限度地利用已有的人文资源,办成培养国学人才的特色学校,培养出许多富有人文精神的教师到各地去为孩子们开国学班,把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传授给孩子们,加强和传递社会的正能量。
我相信野寨中学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历史的创新发展和事业成功的机会是存在的,但机会往往眷顾那些有精神准备而又具备实力条件的人。这是一种阴阳平衡,也是世界的规律,精神准备和实力条件,两者皆备,才能干成事业,缺一不可。野寨中学重视传统文化,重视人文精神建设,是特大的福报。
    五、我对学生们的希望
    本次我和我的学生一起来参会,我的学生有李祚胜、张本钱、张瑛、徐赟、吴佛宁、汪定浒、张和平、张富春等人,他们中有的是原太湖师范学校的学生,有的是校外学生,有太湖、潜山、桐城人,还有其他省的人,他们都与我一样,很仰慕乌先生的文化精神。
我1972年在太湖县徐桥中学任教,1980年调到太湖师范学校任教,我早就采取素质教育的方法,为学生办许多兴趣小组,开设课外文学欣赏课程,推荐大量古典文学和心理学著作,开设心理咨询问答会,一起旅游访古等等。1983年安徽省教育厅发出简报,杨海波副省长还为我写了赞扬的批语,《安庆报》也作了相关报道。当时我对学生们说:“现在考试得了一百分,这不算真正的分数,真正的分数要到将来的教学实践中去争取,那时候得到一百分,才是真正的一百分。”时间虽已过了三四十年,好多学生都很有成就,我希望我的学生都能努力学习马、梁、乌的真儒精神,做一个真正能传递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者。
    六、对潜山、新桥、野寨、天柱山的解释
    四十年前我来到太湖县担任教育教学工作,又来到了潜山县拜乌以风先生为师,开始了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我边学边教,既有众多活波可爱的学生,又有可敬可爱的师长,这就是我在安徽工作十二年的一个特征,也是我有今天学术研究的起因和基础。饮水思源,我一定要记住根本,不忘师恩,尽己之能回报给我第二故乡的人们。
    1、潜山——潜山是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现代新儒学潜伏最深的地方。马一浮先生是世界公认的新儒学代表人物,他的直接继承人乌以风以潜山县天柱山为伴,一面研究马一浮的学术思想,一面开拓天柱山,默默无闻钻研学术几十年,传承发展中国的儒学特别是宋明理学,因此才有了《儒道佛三教史》《天柱山志》《中国古代的仁学》《性习论》等宏篇巨作,因此“潜山”象征着儒学在中国一度只在民间发展的形象。
    2、新桥——乌以风先生住在野寨新桥大队,乌老也是一座学术的桥梁,他创新发展了儒学,成了新儒学和未来儒学之间的桥梁。由于他的贡献,才有中国儒学的新发展。现在学界还没有完全高度重视和正确地评价他,那是因为他生活在民间,埋没在社会底层,人们还不太了解他,但是将来人们一定会了解他的学术贡献,从而重视他创造的学术成果,因此“新桥”象征乌以风是一个新儒学和未来儒学的一个接轨者。
    3、野寨——中国社会历来有朝野之分,“朝”代表官学,主流社会,而“野”代表民间、私学,乌以风属于后者,也就注定了他的一生经历坎坷艰难,直到晚年平反昭雪,回到安庆师范学院,他用尽全力写成了《性习论》等著作。人们对乌以风的最后学术研究成果了解不多,以后要加强学习研究。因此“野寨”象征着乌以风在民间研究学术的根基艰难性。
    4、天柱山——古南岳天柱山在一般人看来也许只是一处旅游景点,但在我看来它不但是皖之源,而且象征着中华民族的主心骨。天柱就是擎天之柱,或者是“心通宇宙”的柱石和精神天梯,代表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和轴心轨道。因此“天柱山”象征着乌以风的精神境界和思想高度。
我相信,我们都是能够把握根的中国人,未来时代的前景应由大家来共同开拓发展,这才是对乌以风先生最好的纪念!
2013年4月7日发言于安徽潜山野寨中学


                          春天,为先贤唱一首歌
                                徐 赟
    2013年4月安徽潜山县野寨中学“乌以风先生纪念座谈会”召开以来,该校举行了176师抗战将士纪念塔的落成典礼,举行了建校70周年校庆活动,建立了“景忠园”文物景点以及抗战展览馆,以范苑声、乌以风两位先贤命名了教育教学奖,各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活动异彩纷呈,创新人文特色名校正在进行。这些,都昭示先贤精神传千古,传承“真儒”精神更上一层楼。
    一、人间四月满芳菲,先贤精神感人深
今年四月,汪济先生《天柱之子乌以风》与我们弟兄合著《乌以风传》两本书的创作出版,激起了一波“乌学”热潮。
    人们较全面地了解乌以风先生历尽坎坷、充满传奇而成就卓越的一生,领悟乌先生多方面的才艺和生平事迹,认识到乌先生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现代新儒学史上的崇高地位。许多人还呼吁有关部门尽快成立相关研究组织,在潜山县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牛古洞摩崖石刻景区里建立乌公亭、在天柱山上恢复建设岳云山馆相关景点,扩建乌以风先生纪念馆等等,可谓情真意切。
    潜阳景色多秀丽,先贤精神代代传。在这个鲜花盛开的季节里,让我们为乌老先生唱一首歌,一首无比崇敬的缅怀之歌。
    二、春风荡漾碧波里,岳云诗集现光芒
    乌以风《岳云山馆诗稿》校订版进行审稿,凝聚了课题组成员的大量心血。校订乌先生诗稿,十分严谨,我们要学习乌老先生实事求是、一丝不苟的治学精神。
更希望乌以风先生《儒释道三教史》《性习论》等著作,不仅要与手稿逐一校对,还要以慎审的态度,力争出成精品。因为它不仅是乌老先生晚年在历尽人生坎坷之后的大彻大悟的具有个人和社会认知、感悟的“真儒”精神之作,更是一本东方心理观的经典著作。
天柱山麓琼阳川,野寨风光添诗篇。让我们在这个春风和煦的季节里,为乌老先生唱一首歌,一首诗意盎然的歌!
    三、放眼中华神州地,传统文化谱新篇
    一位曾参与《马一浮全集》编纂工作的资深编辑,最近高度评价了乌以风先生。他说乌以风先生是继马一浮先生之后其弟子中学术贡献很大、成就很高的人,也是马一浮新儒学思想的正宗传承人。
    目前已有不少专家学者从研究马一浮进而研究乌以风,这是学界的一个趋势;本地人则从了解乌以风进而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新儒学的传承脉络,也不失为一条良好的途径。
紫气东来满眼春,皖国大地谱华章。让我们在这个底蕴深厚的古皖大地上,为乌老先生唱一首歌,一首圆满的歌!
                                      2017.4.22于安徽潜山县野寨中学


    徐赟,1963年出生,安徽潜山县人,中学高级教师。出版有《琴瑟集》、《乌以风传》(与徐霁旻合著)、编著《夜雨秋灯录》(清·宣鼎原著)四卷本。研究方向:乌以风与现代新儒学传承。

网友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社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组织机构 - 期刊订阅 - 市县风采 - 本社成员 - 严正声明 - 法律顾问 - 网上公示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工作人员查询